新一轮深化中央财政科技计划管理改革-明镜新闻网-第一时间新闻
点击关闭

创新发展-新一轮深化中央财政科技计划管理改革-第一时间新闻

  • 时间:

国奥男足0-0沙特

比如,重點研發計劃在打破部門和階段界限的基礎上進行跨行業整合,特點是根據產業鏈布局創新鏈,根據創新鏈布局財政科技經費。

「當時,大家集中反映的主要問題是科技計劃管理碎片化。民口中央財政科技經費的配置涉及40幾個管理部門、近百個科技計劃和基金。」呂薇回憶道,一方面,「國」字頭科技計劃、專項越設越多,部分交叉、重複且各管一段;另一方面,各計劃間又缺乏有效的過渡和銜接機制。因此,財政科技計劃改革的重點是解決創新資源碎片化和聚焦不足的老大難問題。

記憶2014年,是中國科技事業發展值得紀念的一年。

這一年,國務院印發《關於深化中央財政科技計劃(專項、基金等)管理改革的方案》(以下簡稱《方案》)。一場勇趟深水區、敢啃硬骨頭的改革攻堅戰,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元年開始破冰。

當前,我國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創新成為第一發展動力,面對新一輪產業技術革命和更加激烈的科技競爭,呂薇坦言,改革要進一步明晰政府和市場的作用,優化政府科技支出結構,讓政府科技資源聚焦基礎研究、共性技術、重大戰略領域,提高科技供給質量。

顯然,在創新驅動發展的征程中,當務之急是理順科技管理體制。根據長期研究,呂薇建議,新一輪深化中央財政科技計劃管理改革,要強化國家科技計劃頂層設計和協調機制,打破條塊分割;加強對項目計劃的動態評估,建立計劃退出機制等。

這一年,物理學家趙忠賢等人因鐵基高溫超導研究榮獲2013年度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此前,這一被譽為中國含金量最高的科技大獎已連續空缺3年。

經過一場場深入討論、一遍遍仔細修改,眾人期盼的《方案》終於出爐,全新的科技計劃(專項、基金等)布局藍圖繪成。

「我們研究發現,我國科研經費管理和各類科技計劃是按照創新鏈各環節縱向分割,從基礎研究、應用開發到示範項目、技術擴散按部門分割管理,缺乏統籌協調。政府科技經費存在多頭配置、部門分割、分散重複和封閉的現象,使用效率不高,難以在國家戰略目標下形成合力、發揮整體效應。」呂薇說。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體目標,中央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很重視科技體制改革,多次研究部署改革方案。」時隔5年,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創新發展研究部研究員呂薇依然記得,一場被視為科技體制突破口的科技計劃改革,拉開了大幕。

動自己的奶酪,啃最硬的骨頭。經過3年過渡,2017年初,中央財政科技計劃管理改革取得決定性進展,各項任務有序推進,基本完成預期目標。

呂薇長期研究科技體制改革,從2009年到2014年主持完成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課題「『十二五』時期技術創新體系建設研究」和「科技管理體制改革的若干重點問題研究」,承擔科技部委託的「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頂層設計研究」等課題。

「對於每年涉及近千億元資金的近百項中央財政科技計劃『大蛋糕』,大家的共識是必須優化整合,但具體怎麼整合還有不同認識。」呂薇說,在中央全面改革領導小組的指導下,最終《方案》的改革力度很大,對我國科技計劃「動真刀」,將近百個科技計劃和基金整合為5大類。

從2013年直至《方案》出台,有關部門多次廣泛徵求意見,呂薇等多位專家多次參加科技計劃管理體制改革座談會,為改革獻計獻策。

「改革開放以來,為適應科技和創新發展的需要,我國的科技計劃管理體系不斷改進,對促進科技創新發揮了積極作用。」呂薇直言,2014年的財政科技計劃改革是一項系統工程,從強化頂層設計、統籌科技資源着手,構建公開統一的科技管理平台。

呂薇在研究中發現,由專業機構負責具體項目管理,是國際上一種通用做法,專業機構的設置又根據政府資金的性質有多種模式。《方案》借鑒國外經驗,引入專業機構進行科技計劃管理。

「此次改革方案打破部門、階段和領域的界限,將過去上百個大小計劃,整合為5大類。改變了『政出多門、九龍治水』的格局,堅持以目標成果、績效考核為導向進行資源分配,統籌科技資源。」呂薇坦言,專家們關注的問題在《方案》中皆有所應。

今日关键词:方庄彩色自行车道